浅论现代汉服

知萌小姐姐 知萌小姐姐 2018-09-29
【摘要】本文主要从以下两个关系着手,为现代汉服的复兴理清些许思路,这两个关系即:汉服与现代性的关系和汉服与儒学的关系。

浅论现代汉服壹

前言

本文主要从以下两个关系着手,为现代汉服的复兴理清些许思路,这两个关系即:汉服与现代性的关系和汉服与儒学的关系。

写下本文,也是受方朝晖先生写的一篇‘现代儒学的困境与出路’文章所启发,也深深感受到如今汉服发展之不易,回望过去展望未来,在这即将迎来元旦假日的时间段,自己也想写一写对于汉服的一些心中念想,遂以此引之,诸位姑且听之,姑且评之!

理解汉服,我们就必须应该先说说人的思维模式,要知道东西方的思维模式存在着很大的差异,中国传统的思维模式是由宏观到微观,西方则是由微观到宏观,不同的思维模式,自然产生出不同的文化形态。

而由于东西方的思维模式不同,带来了不同的审美观念,其在中国服装文化中,表现为注重社会的协调,西方文化则追自然的法则。中国传统的社会及家庭教育中,服装行为规范被看作是修身的一个重要内容,并长期响着国人的着装生活。

浅论现代汉服贰

一:汉服复兴就是古装复古?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当王乐天在郑州街头发出的第一声怒吼,你是否记起,在千百年之前的隋朝,有一个同为王姓之人,为今后的宋明新儒学发声。

谈到汉服复兴,就不得不关乎到中华文化的复兴,本篇文章是我根据儒学的复兴探讨为辅,以汉服自身的特点为主,确立的未来汉服复兴的基本目标与方向。

相信想推广汉服的人如果走出第一步,就会面对这样一个问题,汉服复兴就是封建复古,汉服即‘古装’。

在理清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简单说说什么是现代性,在金耀基先生他的现代化理论中,对‘现代性’做了一个诠释,认为现代性或者现代化即是世界化,现代具有工业化、都市化、普遍参与、世俗化、高度的结构分殊性、高度的‘普遍的成就取向’等特点,但又不得不说,“现代性”是一个包含了尖锐矛盾冲突的领域,一方面启蒙运动以来的现代性带来了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现代政治体制,另一方面这种“启蒙理性/现代性”慢慢变成了“工具理性”,也导致了对文化、对个体生活的囚禁和异化。

从这中间,对于现代性,我们应该要理解到,现代性并不是一个概念,而是一个不断变化的过程,我们所认为的“现代性”往往都只是这个过程中所反映的一些特征,而并非这个过程自身的特点。

更为重要的是,“现代”这个词本身所含有的是一种相对主义的取向,并非由于自身的实然。

说完现代性,再来看看汉服复兴,我们所讲的复兴同样是具有现代性特性的,是常常以回归源头的形式来实现,其内容也必定随时代进步而更新发展,名为汉服也即现代汉服,是一个不断变化的衣冠体系,这个概念是我们必须明确的,因为往往在一些新来者或旧人思想中,往往在不知觉间,将汉服与复古互划等号。

以史为镜,在浩浩荡荡的历史长河中,我们也不难发现其中的例子。

宋明新儒学又称宋明理学,其思想上承孔孟,阐述天理,以纠时弊,同时汲取佛道玄数家之长丰富发展自己,把儒学推向了新的阶段,最后以回归传统的形式实现儒学的创新发展,赢来儒学的鼎盛阶段。

殊途同归,汉服复兴其实质也是如此,以史料经典为骨,形制文化为纲,并汲取采纳与时代同步的面料与工艺色彩,树立系统的汉服类目紧切时代,形成完整的衣冠体系,所以它并不是封建复古,而是继承和发扬其优良的传统与文化,为将来将汉服及中华文化复兴推向新的阶段而奠基。

浅论现代汉服叁

理解了汉服不是封建复古,那在汉服是不是古装这一点上,就更不需要多说,往小了讲,汉服是汉民族的传统服饰,相对于其他服装,如:和服、韩服,难道你也说这都是古装吗?

不过关于这一点,其实当别人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对于汉服是不是古装的思考,并不应该简单的从这单方面去思考,有人问汉服是不是古装,这个问题的更深次涵义其实已经超越了问题本身,这关乎到我们反思汉服与关于现性关系的定位。

在前言中我也说明,东方服装区别于西方,更注重社会的协调以及修身,所以对于汉服现代性关系的定位,我们就要从更广更大的体系中思量,也就是从世界范围内考虑。

在多元文化交流碰撞的环境下,在工业化都市化的尘世中,汉服的发展必须面临和面对世界性的重大问题,身着汉服的你必须考虑其存在的更广阔的必要性,诸如道德沉沦、人际疏离、社会失序、文明冲突等人类社会失衡的重要议题,而唯拥有解决人类共同的重大问题、促进世界发展对其做出贡献的大胸襟大气魄的能力,才能成就其地位,才能显现汉服的定位,也只有将汉服切入时代性弊端,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汉服才能真正成为成熟的衣冠体系。

而当我们知道其定位,当汉服文化正在解决那些人类共同面对的重大问题之时,也就自然理解,汉服复兴不只是在服章上的复兴,汉服更不是古装,它是整个中华文化复兴的一部分,它担当起的也就不止只是服章的作用,而是要在整个民族、整个中国人甚至全世界的人类的生活起中间作用,是文化复兴的桥梁,这虽然很难,虽然还在探索,但值得我们努力,予以汉服现代性。

浅论现代汉服肆

二:汉服未来意识形态

汉服是一门文化,汉服复兴是一门文化复兴,前辈溪山琴况曾提出‘华夏复兴,衣冠先行’概念,在汉服复兴的道路上,走在众人的前面,这是我们所有后来人所敬佩的,不过对于汉服理想,我却时而觉得有所丧失,随着汉服的发展,我想我们是该重新面对与思考,铸造汉服文化最高理想的问题。

而要解决汉服的最高理想问题,我们必须换一个角度去考虑它,而这,就又关联到儒家的一个思想,即‘夷夏之辨’。

关于夷夏之辨,我需要引用方朝晖先生论儒家的一段话,因为我在我看,方朝晖先生已经将其阐述的很是明白:“夷夏之辨的精神实质是文明与野蛮的对立。由于过去的历史上中国人受地域视野的限制和一些人片面的解释,有人错误地将中国等于文明,将中国之外等同于野蛮,造成了夷夏之辨被误解为一种中国文化中心论。其实,《春秋公羊传》中已经充分表述了这样的思想,儒家衡量夏与夷的标准不是地域或种族身分,而是其行为是文明的还是野蛮的,即中国而用夷狄则夷狄之,夷狄而用中国则中国之。让我们这样来表述,夷夏之辨的现代意义就是,不同文明之间的竞争是文明与野蛮的竞争,只有真正文明的文化或社会才会如百川归海一样,真正赢得人类其他文化的尊敬,引起全人类的向往;未来中华文明发展的最高目标决不是追求成为一个新的超级大国,成为经济、军事或政治意义上的富国或强国,而是建立一个真正文明、进步的国家,其最高文化理想则是每一个人潜能、创造力与个性的发挥,人格尊严与正当自由的确保,以及人生幸福与价值的实现。”

从‘夷夏之辨’的观点可以抽出同样的道理,今日之汉服的最高理想,不是受地域视野的限制与片面的解释,不是来自华夏中心论的民族优越性,而是追求文明的理念,是追求一种可以使道德完善,人人和善,社会有序,文明自由的大同社群。

同时,我们也要记住,确立汉服最高理想,不是要去创造一个乌托邦式的幻想世界,不是为了满足同袍们在幻想世界中的美好愿望,也不是为了提出一套理论强加在汉服衣冠体系的本身,而是发现汉服在今天的发展里,需要什么样的理想才能使其成为真正的服章衣冠,才能激励所有同袍在未来千百年中,进德修贤,披荆斩棘且不断前进,使汉服成为一个真正的价值实现。

目前志在推广汉服的袍子们全凭一腔热血以及模糊的愿景,可是这些在无情的时间长河中会渐渐冷却,所以关于汉服的最高理想,我们必须为同袍们明确,并在其之上下具体的概念,而一旦确立同袍的最高追求,其优点自然而见,至少在理论上汉服体系会给华夏带来无穷尽的生机与活力,会成为激发无数仁人志士奋斗不息的精神源泉,也会是众人文明自信的心理基础。

而到那时,我们会为儒服(PS:请让我称汉服为儒服,此处之儒服为代表汉服最高理想的衣冠,非古言之儒服,另我虽以儒学为例,但汉服并不完全附着于儒学,汉服亦是一种自身独立的文化体系)的精神价值而奋发,到那时也才真正体现‘华夏复兴,衣冠先行。始于衣冠,达于博远’的理念,也更是儒学‘内圣外王’观念的直接表达,而这,才是中华的衣冠体系。

浅论现代汉服伍

三:汉服古制与改良讨论

谈到汉服的古制与改良,我认为必须从清朝的乾嘉学派说起,而什么是乾嘉学派呢,容我在这简单介绍一下。

清代乾嘉学派的出现,一般都认为是清朝封建统治阶段残酷镇压和笼络羁縻臣民政策的产物。雍正、乾隆时期,清朝的统治获得了相对的稳定,对文人采取了严酷的统治政策。尤其是乾隆时期,屡次禁毁书籍,大兴“文字狱”。当时的文人学士不仅不敢抒发己见,议论时政,即使是诗文奏章中有一言一名的疏失,也有遭致杀身灭族惨祸的探讨,而把时间和精力用在古代典籍的整理上,寻章摘句,逃避现实。乾隆即位后,大力提倡经学的考据,一些达官贵人如阮元、毕沅等,也出而倡导经学。

乾嘉学派是清代乾隆、嘉庆时期思想学术领域中出现的一个以考据为治学主要内容的学派。因为它采用了汉朝儒生训诂考订的治学方法,与着重于理气心性抽象议论的宋明理学有所不同,所以有“汉学”之称。因为这一学派的文风朴实简洁,重证据罗列而少理论发挥,又有“朴学”、“考据学”之称。

混迹汉服这几年来,汉服乾嘉学派这类的同袍,看到的并不少,翻阅古籍,厘清古物,为回归汉服的自身话语权做出了相当大的贡献,其考据史实的‘实事求是’精神也值得我们鼓励与学习的,但是,我们也应避免一些极端的汉服乾嘉学派的出现,关于其特点,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极致追求完全一样的复制品,而只有这一样的复制品,才对其名为汉服说‘是’,这是一种近乎走火入魔的观点和看法,我们在对待章服上面,要谨防和避免的是以考据手段为目的,陷入烦琐的考究,而变成为了复原而复原的错误之中。

特别提出,有一些同袍甚至为了复古而穿着,在发型妆容等等都要求完全一致,当然,这只是个人爱好,是个人的自由,当做平常事务看,这本是一件美好的事物,并不用强加一些说辞,但是我们需要了解的是,这并不是主流,这也不符合汉服理念与现代性的发展需要,相对于复古风,现代汉服本该具有区别于之前朝代服装的特点就是时代性,完全一致最终会导致其陷入‘工具理性’的现代性弊端。

浅论现代汉服陆

再谈汉服改良学派,我讲过,汉服体系必须适应现代性的需求,自然也就不能完全以古制为目的,其现代性的改变也就迫在眉睫,这也就是汉服同袍们一直在讨论的‘改良’,虽说改良,但同样也应避免步入越改越凉的方向。

汉服改良不是古装剧的胡编乱造纯艺术加工,也不是动漫中的凭空臆造天马行空,汉服的改良是有迹可循的,是一种在服装构成与文化意义再造与升华的改良,窃以为其改良学派研究方向应以目前公认的形制体系结构为基础,即:交领右衽、裹衣大袖与系带隐扣。

关于汉服结构这些特点,每一个同袍应该都能理解,其不仅是为了舒展身体,更是一种修身进德文化的传承,如果改良学派连这几点都抛却,那也就失去了汉服内在文化的意义了,也就不能称其为现代汉服, 当然,汉服服装结构绝对不止这些,也就不一一列举了。

若同袍们产生以上共识,在深化汉服如何改良上面,就可以从这三个方面考虑讨论,其一是汉服款式工艺,其二是汉服图案色彩,其三是汉服面料。

什么是汉服款式工艺,简而言之就是汉服风格与制作工序与工艺。

就目前而言,汉服款式种类繁多,在汉服结构基础上再下功夫,做出适应现代社会发展的改良汉服是需要花费一番大的功夫,其中的改变需要大家讨论交流,一蹴而就往往会导致毫无成果。

至于究竟如何改良汉服,风格怎么分化,窃以为这可以借鉴西方服装风格区划,例如休闲系列以简单轻松突出风格,运动系列清爽透气无负担,职业装系列则正式干练,再有就是礼服系列等等。

要提出的是,关于礼服风格的改良汉服,应以乾嘉学派方向侧重,即尊古制,这些应该给众多汉服设计师们提个醒,还有就是,我讲解的前提论调是汉服穿着必须分场合,以前众人为了推广汉服,不分场合穿着自然没有关系,但是在基本概念里,窃以为还是需要区分下场合的,因为汉服要想真正发展,必然要走入一些大的台面,在如今的正式场合,又有谁只穿件圆领衫参加,当然,目前汉服发展还未定下真正的基调,这些暂且不多说。

其实汉服发展到如今,一直在争论的也就是汉服款式风格的改变,相对于工序与工艺,讨论就并没有那么热衷,但我想要说的是,目前大部分汉服的工艺版型,其实都有或多或少的毛病,在我看来,多少有些不及格,不过这并不怪众多制作汉服的版型师。

虽然目前汉服商家大多都是根据同袍身体尺寸定制,但是,同袍们应该明白,即便如此,汉服也不是真正的私人订制,真正的私人订制是需要客户最少三次试穿阶段的,即试胚、试半成品、试成品,而经过这三阶段,慢慢调整服装版型才会给到客户,汉服应该是大众化普遍化的,所以在汉服版型上,就更应该研究讨论。

再有就是服装平面裁剪的缺点,其缺点实在是众所周知,可分三点来说,首先,不能一目了然的知道面料对设计效果的影响,诸如面料垂感,光泽,纹理,弹力等。其次,对于人体的某些部位处理尺度不好掌握,毕竟人体的各部位比例皆不同,穿在麻豆身上好看,但穿在自己身上显然又是另一种境界。最后,平面裁剪对于汉服这类多褶皱,有时又非常飘逸自然垂感十足的款式实在是无法直观把握。

如此,对于汉服工艺工序,众多汉服版型师就需要花更多时间更多精力去研究试验了,以期发现新的工艺手段来解决这些平面裁剪的缺点,至于如何发现,窃以为应从立体裁剪之上寻找,也许有某个天才能够将立体裁剪的有点移植到平面裁剪之上。

什么是汉服图案色彩改良设计,关于这,个人认为目前众人还没有从事这方面研究的精力,但未尝不能做一些尝试,目前大多数商家在图案与色彩上,都是追求一种古风古色,即在古代图案色彩资料上找到灵感再加以实现,不过对于汉服,我们其实也可以做一些未来主义的尝试,将汉服未来化,这其中自然有无穷尽的趣味。

至于汉服面料设计研究,似乎比研究色彩图案的还少,面料设计是一门大学问,其实可供同袍选择的面料市面上还是很多,有棉、麻、化纤、混纺、丝绸和呢绒等,我对这方面知之甚少,有兴趣的同袍可以去广州中大面料市场了解下,那里会时常有新的面料上市,另外就是浙江那里了,广州这边大部分面料的生产批发,都是从那里发货的。

简短说完这三个方面,个人着重说的还是汉服款式工艺,这却是我认为现代汉服已经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了,汉服本身具有的时代感还是与之太少,如果内在本质依然严尊古制,一切改进都是异端,汉服将变为小众中的小众,最终烟消云散。

浅论现代汉服柒

遍观中国古代服装史,各个朝代都有着些许的不同,后者皆是在前者的基础上融入当时的时代性质,转变为自己时期的服装风格,在服装上,不管是秦汉旧制服装风格,还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的褒衣博带,亦或是隋唐等朝代的服装风格,皆能一目了然的发现其中的差别。

这也就告诉我们,在汉服的未来发展中,必然带有其当时时代性的特点,而只有找到汉服与时代性之间服装架构中的平衡点,找到乾嘉学派与改良学派之间的共识,我们也就能够确立现代汉服的基本属性。

我自知能力有限,对汉服的考据上比不上乾嘉学派,如一些民间自发组建的服饰复原小组,对汉服的改良上也比不上改良学派,但要知道,一个观点的形成往往包括长期的会话,会话自然包括大家相互之间意见的交流,既有理念的碰撞,也有事实情况的磨合,所以期待有一天,汉服的古制与改良能够得到充分的融合,使之既不失去汉服的形制文化,又能体现汉服的现代意义,最终让汉服不再成为小众。

上一篇:如何让家人接受理解汉服?

下一篇:沪上新人汉服婚礼盛装迎接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