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话语权,汉服运动将失去一切

知萌小姐姐 知萌小姐姐 2018-12-17
【摘要】毫无疑问,汉服运动虽然在高速发展,但是也在严重地缺失话语权,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们将彻底失去话语权。可以说,丧失话语权的汉服运动将失去一切。

失去话语权,汉服运动将失去一切壹

毫无疑问,汉服运动虽然在高速发展,但是也在严重地缺失话语权,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们将彻底失去话语权。可以说,丧失话语权的汉服运动将失去一切。

我们来回顾一下汉服运动的话语权是怎么逐步缺失的。大家都知道汉服运动是始于汉网,汉网的建立因为是始于一种民族悲情,所以建立伊始虽然各种派别都有,但是是有一个基本的统一话语权的,那就是“汉本位”思想,就是汉服是汉族的民族服装,而旗袍马褂等是异族服装,并且是禁止穿旗袍马褂参与活动的。还有一点,汉网时代,大家一致公认蒙元满清时期是中国的亡国期,特别是在满清,中国的民族文化是被转基因,是被异化和蛮化的,中国的民族精神是被奴化和麻木化的。而且,汉网时代,大量的人是认为佛教是外来的,是没有真正中国化的,是不能和儒家道家一同作为中国的文化核心的,是最多只能站在第二梯队的。

后来,因为汉网的内部矛盾,溪山琴况先生出来接管天汉网和汉服吧,汉服运动的话语权开始出现分裂,这段时间可以说是汉服运动的话语权出现了初步的缺失。溪山琴况先生因为看到汉网陷于骂战而缺少实干精神,所以提出了“华夏复兴,衣冠先行。始于衣冠,达于博远”的兴汉战略思想,写了一系列论文,主张跳出纯思想论战而走向线下的实体汉服活动,以此作为突破口,然后再向纵深发展。这一点是非常对的,在当时情况下也是非常具有前瞻性,非常了不起的,这是他所以能成为汉服运动早期领袖的根本原因。因为他给兴汉找到了一条可以落地并且相对安全的道路,所以直到今天,所有同袍都在怀念他。但是,因为当时汉网的主张比较激烈,他害怕汉服运动会中道夭折,所以他在他接管的天汉网和汉服吧里放弃了坚持汉本位思想,提倡恢复汉服汉文化,恢复真正的华夏精神,这导致很多新进入汉服运动的同袍不再具有强烈的民族感情和民族担当,而是单纯的喜欢汉服和汉文化,至于汉服背后的民族精神和民族担当则不再感兴趣。这就导致一个问题,那就是搞汉服运动的人和搞国学以及搞其它传统文化的人不再有本质的区别,无非只是多了一件衣服而已。并且,因为汉界的人都相对年轻,在面对国学圈的人甚至一些所谓的专家学者面前失去了自证的能力。比如说,那帮伪专家学者说,“你们搞汉服运动的人都是年轻气躁,衣服只是表面,得多学经典,多学琴棋书画,这样才能真正提升自己”,面对这类问题,非常多的同袍就会陷入非常被动的状态,疲于解释,而没办法教育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如果这些同袍是有汉本位思想的,这样的问题根本不经一驳,立马能让他们闭嘴。因为汉服运动本来就不是简单的什么不分良莠的传统文化复兴运动,而是一场为华夏文化正本清源的运动,一场找回我们真正的华夏精神的运动,一场总结华夏五千年最少下开一千年的文化运动,一场为华夏的彻底雄起引领世界而奋斗的运动。面对这种问题,我们汉本位者一定不会去跟他们解释什么汉服也是文化什么的,一定是要教育他们汉服不是什么表面,而是和汉礼一起构成华夏的地基,离开汉服汉礼,一切华夏文化都不会真正成立,而会异化成敌人的帮凶,离开汉服汉礼中国也不可能真正成为千年大国和文明之邦,就算强大也是一时,绝对不可能百岁千秋。有了汉本位思想,甚至可以直接绕开他的话题,问他知不知道鲁迅说的“国民劣根性”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造成的?如何解决这个“国民劣根性”?这帮草包,肯定一下子就愣住了。甚至可以问他,什么是真正的华夏精神?什么是真正的华夏文化?华夏文化的两个“长城”究竟是什么?这帮有点知识而没文化的蠢货能回答上来吗?但是没了汉本位思想,我们的同袍们,就显得那么的软弱可欺,被这帮无知的“公知”“叫兽”给当猴耍而无还手指之力。

正因为溪山琴况先生矫枉过正,所以汉服运动在天汉网和汉服吧这一阶段,打破了统一的话语系统。因为话语的统一问题被打破了,所以汉服运动在这一阶段也就初步失去了话语权。但是,我们得客观公正地说,这一阶段的成绩是远远大于过失的。因为正是在这一阶段,汉服运动打破了初期的寥若晨星,开始由泥泞路走向了尘土路。而且,这一阶段的同袍大部分还是有一定的民族情结的,对汉服运动的核心主张也是有所了解的,这是因为溪山先生本人是一个伟大的兴汉者,是一个有着极强的民族情感和民族责任的人,所谓“桃李无言,下自成蹊”,他的行为自然会影响到无数人。而且,虽然溪山先生说过不支持汉本位,但他本人又说过,“华夏即汉,汉即华夏”,这又是一个绝对的汉本位者才能说出的话。另外,据一些早期的老同袍讲溪山在弥留之际也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的心声,那就是他也是个汉本位者,之所以要在论坛和贴吧里说不主张汉本位的话,是希望大家能少些争吵多些实干。而且,当时汉服运动发展的环境非常不好,他也担心会中道夭折,所以,他说不支持汉本位,是不得已而为之。

可谓“成也萧何败萧何”。汉服运动如果没有溪山先生,可能当时那熊熊的火焰会烧掉自己的前程,因为当时社会上没几个人理解它,政府也不理解。没有溪山先生,汉服运动真正上正轨不知还得等到什么时候,更别说有今天的规模了,是他第一个解决了兴汉和安全的问题,第一个解决了兴汉和落地的问题,第一个解决了兴汉和基础战略的问题。他的那些文章,还在指导今天很多社团的运营,可谓功在千秋。但是,也是因为他,汉服运动第一次初步缺失了话语权,初步缺失了对挑衅者反击的能力,缺失了对不解者教育的能力。

07年溪山琴况先生谢世后,汉服运动的主要阵地就转移到了汉服吧,因为他的继任者再也没有他那样的高度和担当,所以汉服运动的话语权又进一步缺失。从他谢世到大汉玉筝当吧主这段时间,虽然各吧主高度及担当不及溪山先生了,但是这一阶段也还没有严重的退化,比如在这一阶段还能发思想帖,在这一阶段任何汉服活动的召集也都毫无例外地写上禁止穿旗袍马褂影楼装动漫装等服装参加活动。而且,在这一阶段,就算吧主不同意某些观点也不会大肆批斗党同伐异,虽然无为而治,但还整体不错。但是这一阶段最大的问题就是思想帖少了,大量的同袍对汉家思想也不感兴趣了,吧主也没有引导汉服运动方向的能力和兴趣了,所以,这一阶段还是产生了不少的纯粹喜欢汉服而对别的东西都不感兴趣的同袍。他们不仅对汉本位不感兴趣,甚至对文化也不是很感兴趣了。集体的虚无化,就是在这一阶段开始产生的。虚无化,意味着对话语权的漠视,这就为日后话语权的严重缺失埋下了伏笔。

大汉玉筝在11年莫名其妙地卸掉吧主后,接任的是琥景明,还有一个很活跃的吧主“二十一岁小伙”。琥景明是个坚决反对汉本位的同袍,二十一岁小伙是个佛教信徒以及南怀瑾三教合一论的拥虿者,他们只要见到皇汉和汉本位的帖子就删除,只要见到跟自己政见不合的就封杀,这导致了几乎所有从汉网过来的老同袍以及跟他们政见不合的文化派同袍都离开了汉服吧,汉服吧也逐渐沦落成纯粹的衣服吧。这一阶段的汉服同袍进来的虽然越来越多,但是大量的人基本对汉本位和汉民族已经没有什么概念了。这一阶段的同袍因为汉服吧的导向,大量都变成了所谓的“秀衣帮”。这一阶段的汉服活动召集帖,开始出现了不写禁止穿旗袍马褂影楼装动漫装参与活动的帖子。这就表明,汉服运动已经发展到不是简单缺失话语权,集体虚无化那么简单的地步了,而是开始出现沉沦的迹象了。

因为汉服吧的不得人心,也因为微信公众号和微博代替了汉服吧,这三四年发展起来的同袍,基本就和汉服吧没什么关联了,很多同袍甚至根本不知道汉服吧。

07年以后因为话语权的逐步缺失,就出现了汉界以外的人不断拿汉服开涮的事。比如,余秋雨梁宏达和周立波这些文痞和氓流就都狠狠地开涮过汉服和汉服同袍。10年成都春熙路的烧汉服事件,或多或少也都和汉服运动的话语权缺失有关系。当然,不是说有了话语权上面这些人就不会拿汉服开涮,也不是说有了话语权10年的烧汉服事件就不会发生,而是有了话语权,就能形成统一的意志,生成统一的力量,以上发生的事就必然会是另外一种版本,不至于如此让人气愤。

13年的时候,礼乐大会和西塘汉服文化周应时而生。应该说,第一届,都做得不错。虽然西塘开始就是走娱乐化路线,但第一届也还没偏得太远。但是西塘汉服文化周从第二届开始搞了什么“元清方阵”,而且越来越娱乐化,动漫化,甚至方文山还第一个提出了汉服要承认旗袍马褂,不要偏激,不要狭隘什么的奇谈怪论,这是第一次汉服活动的组织者亲自放弃了文化的话语权。说白了,你自己私下愿穿什么,那是你个人的自由,但是在文化层面上,在活动场合,在媒体面前,说这种话,那是极度的不负责任的。因为方大师,因为西塘,汉服运动开始严重地失去话语权,开始严重地沉沦。从西塘开始,大量的同袍已经不知道自己从哪来要到哪去了。这真是一件痛心疾首的事!原本可以是非常好的一件事,发展成了这样子。西塘汉服文化周举行这几年来,开始大量出现了什么旗袍是汉服,马褂也是汉服,汉服不仅有右衽也有左衽,汉服不是汉族的衣服而是中华民族的衣服等等奇谈怪论层出不穷,其始作俑者,就是方大师。西塘汉服文化周,在将来的评价,只怕负面要远高于它的正面。历史是会发展的,汉服运动也是会发展的,因为汉服运动再这么沉沦下去是一定没有未来的,所以,鄙人相信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仁人志士站出来纠偏的,一时的强弱对比根本不能说明什么。离开汉本位,离开正本清源,离开民族担当,离开华夏崛起,汉服就算复兴了又能怎样?宋朝人和明朝人不都穿着汉服吗?能避免被胡人灭亡吗?如果我们不能找回我们的華夏魂魄,就算复兴了汉服,我们能绝对避免宋朝人和明朝人的命运吗?

因为西塘模式带的坏头,又因为这几年汉服同袍的发展呈爆炸式迅猛发展,导致无数进来的同袍良莠不齐,所以汉服运动的虚无化进一步加剧,话语权进一步缺失,不少社团已经不再写禁止穿旗袍马褂影楼装动漫装参加活动之类的话,所以很多汉界以外的人就闯了进来,想“摘桃子”,比如满嘴“我康熙爷”“秦皇汉武是什么玩意儿”的袁腾飞,比如自封汉服运动领袖,满纸“我大清万岁”的《康熙帝国》的作者二月河,比如台湾来的号称是北大教授,提倡什么旗袍马褂是汉服的龚鹏程等等等等。可以肯定地说,各路想进来“摘桃子”的大神是一定会越来越多越来越有身份的,汉服运动再这么虚无化下去,再这么沉沦下去,那么就算发展的同袍再多又有什么用呢?你如何抵挡这些别有用心的人来鸠占鹊巢?如何抵挡这些别有用心的人来占山为王?你不能阻止他们,如何保证新进来的同袍是真的同袍?不能阻止他们,如何保证汉服运动的初心?不能阻止他们,如何沿着正确的轨迹而达于溪山先生说的博远?不能阻止他们,如何保证汉服运动始终沿着我们汉服同袍期望的方向发展?不能阻止他们,如何避免汉服运动被一步步异化?不能阻止他们,又如何避免被各种别有用心的国内外政治势力利用而走向歧途?

所以说,汉服运动要继续发展,就必须要回我们的话语权!因为失去话语权,就必然会失去一切!

上一篇:不同颜色的汉服搭配什么色系的口红好看(上)

下一篇:传承好家风,喜迎十九大主题系列迎中秋活动报道